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侦探调查服务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30-0361-2036
婚姻调查

当前位置:杭州智探私家侦探公司 > 婚姻调查 >

杭州侦探社|我拆散了她的婚姻,她却从来没有恨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2-01-08

杭州侦探社|我拆散了她的婚姻,她却从来没有恨过我!说起来,我爸妈的爱情也称得上是一段传奇。我爸是东北人,我妈是山东人,我爸陪朋友到山东来进货认识了我妈。当时,一个是能说会道的东北老爷们,一个是从来没有出过县城的本地姑娘,一来二去,就对上了眼。他们都长得很好看,身高也相当,一米七配上一米八,并肩走在路上,回头率极高。可我姥爷坚决反对,他不想让女儿远嫁,还说我爸面相不善。结果,我爸办完事后,我妈偷偷给家里留下一封信,就要跟他私奔。后来,他们还没到车站就被姥爷撵上了。姥爷带了三四个壮汉,手里都拿着棍子。一群人围上来,姥爷用木棍指着我爸,喝令妈妈跟他回家。我妈却义无反顾的挡在我爸前面。那天,他们俩一个梨花带雨,一个慷慨陈词。我爸更是对天发誓,如果他以后对我妈不好,就让我姥爷打折他的腿。可惜,后来我爸真的对我妈不好时,姥爷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妈到底远嫁了,和一个认识17天的男人。婚后,她才发现,我爸这人放荡不羁,喜欢呼朋唤友,三天两头不着家。因为这个,我妈没少和他吵。我9岁那年,我爸酒后替朋友出头,失手把人打成重伤,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了三年。邻居们都觉得,我妈肯定会带着我回娘家,但她却说:“娟,咱俩要好好的,等你爸回来。”杭州侦探社我爸坐牢的那段日子,我终身难忘。放学路上,男生们跟在我后面起哄,说我是犯人的孩子,我越是不理他们,他们越是闹得起劲。还有我同桌,原本跟我关系不错,竟然也跟他们一块欺负我,仿佛不这样,就会显得他不合群。课间,他故意把圆规尖冲着我,偷偷压在书本下面,我一不小心,被狠狠扎了一下。我急了,拿起圆规,扎在他胳膊上。可能是我的眼神太吓人,他被吓傻了,“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老师把双方家长都叫来,我妈不停地跟所有人道歉。可他们根本不搭理我们,看我的眼神,就跟看病毒一样,还叮嘱自家孩子,以后离我远点。

 

 

 

Part.4

 

事情解决完,我妈带我回家,训斥我不懂事,那么大了,还老给她添乱。我心里的委屈再也忍不住了:杭州侦探社“明明是他先扎我的!为什么你们都只训我?”我妈这才过来看我的胳膊,我使劲甩了两下,还是被她给死死抓住。她用酒精帮我消毒,看着出血点的结疤,终于没忍住,哭了。之后,她擦了擦眼泪,说:“娟,不疼,不疼啊,等你爸回来就好了。”那时,我们都相信,等我爸回来,一切就好了。

Part.5

三年后,我爸终于回来了,可一切并没有变好。他没了工作,每天无所事事,白天就到公园看人家打牌、下棋,晚上,杭州侦探社喝得醉醺醺才回家。不管我妈怎么说,他都听不进去,不喝酒还好,喝了酒就像变了个人。我见不得他对我妈这样,可我妈反倒劝我要体谅爸爸,说他在牢里这几年,朋友没了,现在连工作也找不到,心里难受。可是,我们体谅的越多,他就越过分,酒喝得越来越凶,情绪越来越暴燥,发起火来摔摔打打,有时甚至会打我妈。

 

Part.6

那时,我妈一个人养着我们一家三口。

她们单位集资建房,只要交两万块钱,就能住上新楼房。

 

对我家来说,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但要攒够这两万块钱,实属不易。

 

好在,我妈会缝纫技术,在熟人的介绍下,她利用业余时间接加工衣服的活。

 

我们家的客厅成了她的操作间,长期堆着成山的布料,每天吃完晚饭,她就坐在缝纫机前埋头干活。

 

她的活并不复杂,就是给衣服缝各种口袋。

 

但是,这样简单机械的操作却仿佛无休无止,她常常工作到深夜,有时甚至通宵达旦。

 

她就跟打了鸡血一般,丝毫不觉得累,杭州侦探社好像那“哒哒”的缝纫机声,就是我们买房的希望。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妈的颈椎开始有了劳损。

 

 

 

Part.7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一年,钱总算攒够了。

 

我妈去交钱的那天,我放学后迫不及待地往家赶,想问问她选了几单元几楼。

 

推开门,却见家里一片狼藉,我妈在哭,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破了。

 

原来,我妈去交钱时才发现,刚取回家的那两万块钱,被我爸拿走了,说是借给朋友急用。

 

他还振振有词:“我都这样了,杭州侦探社人家还拿我当朋友,还答应替我找工作,我能不帮一把吗?”

 

我妈气急了,跟他争吵、撕扯,家里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爸也摔门走了。

 

“妈,咱别跟他过了,你们离婚吧!”

 

13岁的我,第一次认真地跟我妈说:“没有他,咱们至少有新房子住!”

 

我妈发狠地点点头。

 

结果,我爸一回来跟她认错,她就心软了。

 

 

 

Part.8

 

同样的戏码,上演了一次又一次,我妈哭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初二那年,我放学回家,碰到他俩又在吵架,他抓住我妈的头发,我妈尖声叫骂。

 

忍无可忍的我,四下张望,拿起墙角的一个啤酒瓶,冲着他的脑袋砸了下去。

 

他们俩都愣住了,屋子里静得吓人。

 

我爸摸了摸头,摸到一手的血,他竟然笑了,冲我妈说:“真不愧是我闺女,下手够狠的。”

 

我使劲憋住,不让自己哭出来,杭州侦探社把手里残余的瓶口尖碴转向自己,对我妈说:“妈,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跟不跟他离婚?”

 

我妈吓傻了,哆哆嗦嗦地说:“娟,你,你别做傻事,我这次真不和他过了。”

 

就这样,我用一个啤酒瓶子,砸碎了爸妈的婚姻。

 

 

 

Part.9

 

他们离婚后,我和妈妈的日子又恢复了从前的平静。

 

我终于不用再每天提心吊胆,不用再操心妈妈有没有受气。

 

第二年,我考上了全市最好的高中,我妈很开心,做了一桌好吃的,为我庆祝。

 

那时,我已经长得快跟她一样高了,心理也比同龄的孩子成熟许多。

 

我开始叫她萍姐,我是想告诉她,她还很年轻,应该有自己的新生活。

 

她也不再拿我当小孩子,有什么心里话都会跟我说。

 

 

 

Part.10

 

萍姐会因为工作中的不公平待遇而不开心,“明明大家挣一样的钱,凭什么我要干得比别人多?”

 

我练就了一身开导她的本事:“那是领导觉得你工作能力强,能者多劳嘛!萍姐,你不得了啊,很快就不可替代了。”

 

萍姐认识了新的男人,那人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就是有点小气,跟她见了几次面,从来没送过像样点的礼物。

 

我劝她别太在乎钱,要看人的本质。

 

她很不屑:“这年头啊,钱最重要,杭州侦探社把钱攥在手里才安心。”

 

我知道她是让我爸伤透了心,当初她为了爱情众叛亲离,如今却一无所有。

 

 

我妈到底远嫁了,和一个认识17天的男人。

 

婚后,她才发现,我爸这人放荡不羁,喜欢呼朋唤友,三天两头不着家。

 

因为这个,我妈没少和他吵。

 

我9岁那年,我爸酒后替朋友出头,失手把人打成重伤,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了三年。

 

邻居们都觉得,我妈肯定会带着我回娘家,但她却说:“娟,咱俩要好好的,等你爸回来。”

 

 

 

Part.3

 

我爸坐牢的那段日子,我终身难忘。

 

放学路上,男生们跟在我后面起哄,说我是犯人的孩子,我越是不理他们,他们越是闹得起劲。

 

还有我同桌,原本跟我关系不错,竟然也跟他们一块欺负我,仿佛不这样,就会显得他不合群。

 

课间,他故意把圆规尖冲着我,偷偷压在书本下面,我一不小心,被狠狠扎了一下。

 

我急了,拿起圆规,扎在他胳膊上。

 

可能是我的眼神太吓人,他被吓傻了,“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老师把双方家长都叫来,我妈不停地跟所有人道歉。

 

可他们根本不搭理我们,看我的眼神,就跟看病毒一样,还叮嘱自家孩子,以后离我远点。

 

 

 

Part.4

 

事情解决完,我妈带我回家,训斥我不懂事,那么大了,还老给她添乱。我心里的委屈再也忍不住了:“明明是他先扎我的!为什么你们都只训我?”我妈这才过来看我的胳膊,我使劲甩了两下,还是被她给死死抓住。她用酒精帮我消毒,看着出血点的结疤,终于没忍住,哭了。之后,她擦了擦眼泪,说:杭州侦探社“娟,不疼,不疼啊,等你爸回来就好了。”那时,我们都相信,等我爸回来,一切就好了。

返回列表

上一篇:杭州市私家侦探|小三对男人最狠的报复

下一篇:杭州侦探社|我拆散了她的婚姻,她却从来没有恨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30-0361-2036微信:130-0361-2036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3 杭州智探私家侦探公司 版权所有杭州侦探调查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