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侦探调查服务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30-0361-2036
婚姻调查

当前位置:杭州智探私家侦探公司 > 婚姻调查 >

杭州侦探社|我拆散了她的婚姻,她却从来没有恨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2-01-08

杭州侦探社|我拆散了她的婚姻,她却从来没有恨过我!(下)萍姐只剩下我了,我只能努力和她走得更近一些。有时,我也会和她挤在一个被窝里说悄悄话。我告诉她,我有了喜欢的男生。她好奇地追问:“是什么样的男生?性格怎么样?学习好不好?可别找个你爸这样的。”我们就像一对相亲相爱的姐妹,互相鼓励,互相依赖,相依为命我喜欢这样的生活,也喜欢我们的相处方式。我觉得,自己当初劝萍姐离婚无比正确。但是,有人显然不这样想。每次我回奶奶家,她都会骂我白眼狼:“真是白疼你了,哪有亲闺女逼着爸妈离婚的。”我的叔婶也在一边附和:“你这孩子太倔了,不懂事,大人的事小孩子哪能瞎掺和?”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好像我做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我有口难辩,生生被逼出了眼泪。

 

Part.13

他们只知道劝和不劝离,可我们家过的什么日子,他们知道吗?我爸妈确实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的,可这些年,他们早就耗尽了最初的感情,只剩下争吵,怨怼,绝望,痛苦,甚至家暴。别人什么都不了解,却总喜欢对我们家的生活指手画脚。甚至萍姐的表现,杭州侦探社也让我越来越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她几乎随时能关注到我爸的动向,然后事无巨细地跟我汇报。“那天你爸又喝醉了,过马路时被车撞了,幸亏人家车开得慢,伤得不重。”“听说你爸找了份工作,给人送货,可还是改不了喝酒的毛病,这可怎么行?”“你爸现在的收入不低,他现在是好吃好喝,杭州侦探社凭什么我跟他的时候,就活该受穷?”每次看到萍姐这个样子,我心里就很难受。我快刀斩乱麻地帮她结束了一段千疮百孔的婚姻,而她,却似乎一直没有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难道她这辈子都没法摆脱这个男人吗?难道我逼他们离婚,真的错了吗?

 

Part.14

高考那年,我选了本市的高校。毕业后,找了份工作,离家也只有半小时车程。我还谈了个男朋友,外地人,我说:“我会一直和萍姐在一起。”他说:“我愿意留下来,跟你一起照顾她。”我们这样相处了有三个月,他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说是爸爸病了,得回去一趟。没过几天,他给我打电话,说他以后要留在老家,不能回来了,如果我愿意跟他回老家,还可以在一起。我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可是我走了,萍姐怎么办?我给他转了五千块钱,说:“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好好给你爸治病。”他的声音抖得厉害:“小娟,你怎么这么傻,我是要和你分手啊。”我笑着说:“对啊,我知道你要跟我分手,这是我给你的分手费啊。”挂断电话,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同样的问题又来了,我走了,萍姐怎么办?

 

 

Part.16

所有的焦虑一起压过来,我整个人崩溃了,因为吃不下饭,得了胃溃疡。胃疼起来简直要命,全身冒虚汗,杭州侦探社连腰都直不起来,我被折腾得死去活来,只得请了假在家休息。萍姐心疼我,非要给我按摩,她的手掌很粗糙但很温暖。

 

她身上的味道让我平静,那是我从小闻惯的味道,是她炒过菜的味道,洗过晒过衣服的味道,抹过雪花膏的味道,是我们一起度过所有时光的味道。

 

我的胃渐渐舒展开来,不再拧着痛。

 

她问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吃饭,为什么这么糟践自己。

 

我慢慢告诉她,那些工作上的焦灼,感情上的无奈。

 

她叹了一口气,说:“你幸亏没有跟他走,就像我跟你爸,当年我也是拼了命跟他走,结果怎么样呢?”

 

 

 

Part.17

 

她总是无时不刻的提起我爸。

 

我突然就火了:“又是我爸!你能不能别总提他?你能不能纯粹地关心关心我?我喜欢的男人走了,杭州侦探社再也不回来了,我难不难受?我明明很努力,却总被刁难,我累不累?可你呢,你的心里只有他,他过得差,你不高兴,他过得好了,你还是不高兴,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忘了这个人,放过你自己啊?”

 

我控制不住自己,嘶吼着,大哭着。

 

萍姐的声音也哽咽了,一个劲地跟我道歉:“娟,妈是跟你说着玩的,你别生气啊。”

 

那天,我们娘俩抱头痛哭,都是满肚子的委屈,说不清,也道不明。

 

 

 

Part.18

 

后来,我考虑再三,跟公司申请了驻外。

 

是啊,我首先得好好活着,才能更好的照顾萍姐。

 

萍姐没有反对,还主动帮我收拾行李。

 

临走前,我们又像原来那样,挤进一个被窝里说悄悄话,一直聊到半夜。

 

我从没有离开过她,心里一百个放不下:“我要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她却取笑我:“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煮个蛋都能把锅煮化的人,还好意思说我?”

 

我再三叮嘱她:“要找个对你好的男人,钱不钱的不重要,记住,你还有我呢。”

 

她也叮嘱我:“你要是还放不下他,就去找他,你去哪里都行,大不了,我到时候跟你一起走,下半辈子就赖上你了。”

 

我心想,萍姐你真傻啊,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杭州侦探社会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

 

“我早就和他翻篇了。”我说:“萍姐,你也要赶快翻篇啊,看到你幸福,我才能安心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呀。”

 

 

 

Part.19

 

我在外地的那一年,萍姐认识了李叔。

 

开始,她还不太习惯对别人付出感情,总想考验人家。

 

没想到,李叔人太实诚,要啥给啥,那段时间,他把我们家里的电器几乎都换了新的。

 

“我以为两三天就能把他吓跑,没想到,老李就是块牛皮糖,怎么也甩不掉了。”萍姐在视频里笑得咯咯地,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

 

回家过年时,我发现,萍姐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洗碗池下面的水管堵了,她说:“我找你李叔来,你李叔会弄。”

 

卫生间的灯不亮了,她说:“我给你李叔打电话,让他来换新的。”

 

就算去逛个商场,她也要李叔陪同,还找借口说:“有免费司机,我干嘛不用。”

 

不管大事小事,李叔都随叫随到,当司机,出主意,挑东西,他样样在行。

 

他没有我爸长得帅,杭州侦探社也不太会说漂亮话,但他对萍姐的态度,让我愿意放心地把萍姐交给他。

 

 

 

Part.20

 

我一边被塞狗粮,一边冲萍姐翻白眼。

 

我们独自生活那么多年,换保险丝,通下水道,换煤气,哪一件事不是自己动手,又有什么事是我们不会做的?

 

可现在,她跟李叔在一起,居然成了娇气的太太,什么都不会了。

 

我现在很确定,萍姐之前那么耿耿于怀,根本不是放不下我爸,只是心里意难平。

 

当初她舍弃一切奔他而来,他遭了难也不离不弃,杭州侦探社她全心全意地付出,却遭到那样的辜负,她咽不下那口气。

 

如今,看着她跟李叔在一起的样子,我确信,当年用啤酒瓶砸碎他们的婚姻,没有做错!

 
返回列表

上一篇:杭州侦探社|我拆散了她的婚姻,她却从来没有恨

下一篇:杭州市侦探|什么样的女人让男人招架不住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30-0361-2036微信:130-0361-2036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3 杭州智探私家侦探公司 版权所有杭州侦探调查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