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侦探调查服务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73-0097-7138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杭州及时雨私家侦探公司 > 新闻动态 >

杭州市私家侦探『当办公室同事知道,你老公出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2-09-20

杭州市私家侦探『当办公室同事知道,你老公出轨了』办公区的大姐看不下去,说:“男人就不是好东西,过得下去就过,过不下去就离,那么多明星都离婚了,咱一个普通小老百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些男人,就得受些教训。像他这样的,就得让他净身出户,没有了钱,看那些骚狐狸还喜不喜欢他。”看大姐与自己同仇忾,何秋秋仿佛找到了娘家人一样哭诉了一遍又一遍。这大概就是每个女人遭遇到背叛时的情形,何秋秋把同样的事情说了好几遍,未了都不忘记加上一句后缀,他怎么能这样。是啊,老公朱凯是那种人见人夸的模范式老公,何秋秋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不仅和未婚女同事好上了,而且这一好,就是半年。这半年,何秋秋一直被蒙在鼓里,一直在做那一个里外忙碌,相夫教子,每个月把工资扔给朱凯管理的好老婆。

她一想到朱凯还有可能拿着自己的工资和那个女人开房,心里的愤恨又涌上来,她打朱凯的电话,不接,找到他公司电话打过去,恶毒地骂了刚两句,他就挂掉了电话。何秋秋满腔的火无处发,办公区大姐教她:“你打他们父母电话,我不信,这样的儿子没人管。”朱凯家是农村的,何秋秋想了半天,竟然不知朱凯父母的电话,平日里都是朱凯给父母打电话,她没打过,也没记得他们的号码。中间找了好几个人,才终于找到号码。打过去,是婆婆接的。何秋秋先叫了一声妈,叫得哀怨愤恨,又有点儿理直气壮朱凯结结实实挨了顿打。缘于何秋秋的告状,朱凯的父母一早从老家赶到了省城,朱凯刚刚下班,就被老父亲一脚踹在身上。他逆来顺受,也知道自己错了,任由父亲的巴掌落在头上,身上,愣是一声不吭。打累了,婆婆才眼泪汪汪地看向何秋秋说:“秋秋,凯子也知错了,我想,想你给他一个机会吧,两口子能在一起不容易。”

是啊,两口子在一起确实不容易,这不容易是因为双方的身份而起。何秋秋的父亲经商,母亲是大学老师,家业和地位都很好,她虽然长相一般,但工作好,能力强。在所有人眼里,高大帅气的朱凯配这样的何秋秋,刚好把条件拉平了,两个人在一起特别般配。何秋秋也是不顾一切爱上了,才不管不顾父母的建议,没要彩礼,嫁给了凤凰男朱凯。没想到,穷小子朱凯竟然会花心,出轨了不说,还硬生生地瞒了她半年。想到这里,何秋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扑到朱凯身边,扇了他两个耳光。两个耳光打得又脆又响。这是何秋秋第一次打朱凯,也是她第一次打人的耳光。朱凯被打愣了,盯着何秋秋看了一会儿,似乎不认识一般,转过脸,对亲妈说:“离婚吧,妈,我净身出户,不行就回老家,伺候您二老。”公公的火,又被他这句话惹起来,抓了拖鞋,没头没脸地往朱凯脸上头上打,一边打一边怒气冲天喊:“你还要不要脸,秋秋哪一点对不起你了!”看着公公打朱凯,何秋秋的心里,有那么一点儿解气,好比一个在耳边嗡嗡响了多时的蚊子,终于被啪地一下打死的感觉,那种质感,解气又舒爽。朱凯到底还是怕老爸,离婚的事儿就没再提。

杭州市私家侦探,怕儿子再作什么妖,直接在何秋秋家住了下来。不光如此,在暴力和父母的威胁之下,朱凯向何秋秋承认了错误,而且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不和那个女人再来往,如果再犯的话,甘愿接受任何处置。双方亲家也都是劝合不劝离的说法,况且还有了孩子。日子暂时这样安定下来。可何秋秋心里却不安定,每当想起朱凯说加班深夜回来,她脑中就会不断想象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场面。她神情恍惚,想得多了,工作上出了几次失误,被老总批评了,心里委屈不过,向同事大姐倾诉。大姐劝她,既然对方都承认错误了,那么这件事得过且过吧,两口子日子还要过下去的,毕竟还有孩子,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据说都有问题。何秋秋也是这样想的,儿子虽然才五岁,但却小大人一样懂事,那天晚上突然抱着她问他们是不是要离婚,然后就哭了,求着她别离婚。

何秋秋心软了,听人劝,吃饱饭。大姐说完那句,却又来了一句:“不过,男人就得看好了,要知道,出过一次轨的男人,太容易出第二次了。”何秋秋心里一惊。朱凯的手机没办法一天二十四小时监控,何秋秋只有朱凯在家时,才能理直气壮地拿他的手机来翻。微信,短信,支付宝转账,常用的APP里面有没有好友等等,朱凯的手机几乎被她扒得底裤朝天,也没翻出个所以然。朱凯一上班,何秋秋就开始关注他的步数,步数一旦变动较大,第一时间打电话过去问他在哪里,和谁在一起。何秋秋觉得自己失控了,满脑子都是荒唐的想象,朱凯如果半天不回微信,她就会想象他去了哪里,是不是又和谁开了房,在大床上翻滚的画面,让她心痛加无奈。同屋的另一位大姐看到何秋秋的状态,很心疼她,说:“秋秋,你别这样折磨自己,男人只要是想出轨,那是拦不住的,女人要做的是什么,自己把自己过好,过精致,人一辈子就那么点儿时间,把精力耗在一个不喜欢你的人身上,不值。”

这话何秋秋也赞同,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朱凯这段时间也确实老实,每天上班下班,没事了就陪着儿子一起搭乐高,只是两个人在一张床上时,场面略有点儿尴尬。那天,朱凯想碰何秋秋,试着往她身上搭了搭手,何秋秋一把将他的手打开,带着鄙视,带着厌恶,带着愤恨地说了句:“恶心!”朱凯马上抽回了手,起身找了本书,坐到客厅去看确实是恶心,何秋秋想,这只摸了别人的手,脏了。一起脏的,还有朱凯的心吧,她想不明白,这男人过得好好的,就怎么和别的女人搞到一起了,他是想和对方结婚吗,还是仅仅生理需求,那么后者,应该比前者更加恶心才是。两个月后,何秋秋的情绪好了一些,尽管依旧对朱凯冷嘲热讽,极尽羞辱,但语气里已经平淡许多。家里的麦子要熟了,公公婆婆商量着回去,走之前,何秋秋父母请两位亲家吃饭,约了个时间,一家人欢欢喜喜聚在一起。何秋秋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朱凯看何秋秋这样,也轻松不少。看儿女们高兴,双方亲家也放心。

如果不是朱凯偶然间来的那个电话,这场聚会应该是完美的。他看了看号码,走了出去,在何秋秋眼里,他走得匆忙,脚步也慌乱。一个电话打了很久,回来时,何秋秋问他是谁打的电话。朱凯眼皮也没抬,杭州市私家侦探:“一个客户。客户能打这么久?客户为什么不能当着面接?客户为什么慌了?”何秋秋丝毫不给朱凯面子,三连问问得朱凯有些尴尬。她却还不放过,想起了办公室里大姐的话,张口就倒出来:“男人不坦荡,肯定就是有鬼,犯过一次错的,再犯第二次就太简单了,朱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那是给你面子。”公公的爆脾气又上来,伸手给朱凯要手机,没想到,朱凯满脸愤恨,不给。碍着亲家,公公不好意思动手,何秋秋的爸妈,也用酒把亲家给劝了回来。

何秋秋也没有往下追究,心里虽然有疑惑,可朱凯有些商业上的事,不方便当着大家说也是有可能的,虽然心里怀疑,可也只是个小怀疑。但她没想到,朱凯晚上反应很特别,酒一杯接一杯地喝,喝到目光都散了,突然大声说了句:“爸,妈,我是不要脸,可是儿子心里面苦啊,很苦。”谁也没想到,他说完这句话,猛地冲到窗前,推开窗子,跳了下去。房间里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会有这么一出,一时间,兵荒马乱,尖叫连连

返回列表

上一篇:杭州侦探社【女人】们终究想要的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73-0097-7138微信:173-0097-7138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3 杭州及时雨私家侦探公司 所有本站所有内容由企业自行提供,信息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合法性由企业负责。本站对此 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也不承担您因此而发生或交易所导致的任何损害。杭州侦探调查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