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侦探调查服务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30-0361-2036
侦探事务所

当前位置:杭州智探私家侦探公司 > 侦探事务所 >

杭州市私家侦探公司【他收拾了旧情人】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2-04-27

杭州市私家侦探【他收拾了旧情人】倪玉玲嚎啕大哭——汽车开得快,周围越来越黑,袁小灿显然是铁了心不送她就医了。但她痛得越发厉害——颠簸几乎要了她半条命。“我那时候真的是一时糊涂啊,阿灿,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不糊涂,你非常清醒,”袁小灿无情地戳破她。倪玉玲确实是清醒的——那个夜晚,段云入水后,当她坐在清风疗养院外,江边那块大石头上,当她看着袁小灿的脚被水草缠住对她伸手求助时,她的头脑突然格外的清醒

她为什么要救这个男人?如果这个人从此消失了呢?

 那么,她就可以安心地嫁进贺家,成为贺宗耀的太太,享受着做梦都得不到的财富,没有人会来打扰她,催她离开,甚至,要挟她。除了袁小灿,谁都不记得她的那些过往,什么出身,什么江小霞,什么段云,她可以和过去的一切彻底斩断,成为一个崭新的人,步入繁花似锦的新生活。 “怎么,现在觉得我狠心了?你砸我的时候,心可比我更狠,”袁小灿冷笑。她确实够狠——抓着石头时,她的心在狂跳,在害怕,在纠结,但,举手砸过去时,她已经没有了丝毫犹豫一下,两下,三下……她死死按着他的肩膀,她砸得又狠又重。她冷静地决绝地看着他,看着他在水下挣扎,扑通,看着他那张因惊慌而扭曲到变形的脸,最终不再有动静,看着他静静地,缓缓地沉入江水中……

 岸上的灯点起来,清风疗养院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出来查看情况,她藏入水中,扶着岸边的大石头,在冰冷的江水中,哆嗦着,一寸一寸地挪远……越来越远,远到终于看不到袁小灿沉水的那个方向,远到都听不清疗养院的喧闹。彻底“安全”了。她这才伏在那块大石上,揪心地放心地痛心地,无声地哭了。“大概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吧,没有收走我这条贱命,”袁小灿双目含冰——他迷迷糊糊醒过来时,已经是十来天之后,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简陋的医院,面前晃来晃去的,都是肤色黝黑的陌生面孔。

 他看着这些人影恍惚来去,想开口根本说不了话,忽而整个人似被火烧,忽而如同跌入冰窟,忽而又是漫天卷地的剧痛……直到三个多月后,他的意识才真正开始恢复,也才终于知道,那天夜里,他被倪玉玲砸得晕死后,漂在江上,是一艘过路的货船救起了他 船是一家进出口公司的,老板刚好在船上,原打算把他送到警局的,看到他手臂的文身,把他留了下来,让人请了个医生上船来,一路把他带到了泰国。从此,袁小灿就成了老板在泰国的保镖,不要命的那种。
他在泰国一呆就是十几年,因为工作忙,因为害怕杀害段云的事东窗事发,因为担心倪玉玲再下毒手,因为要报答老板的救命之恩,还因为隔段时间还要去治疗——致命的头伤和溺水,给他留下了顽固的头痛后遗症以及肺部问题。直到十几年后,他不止一次从网络上看到贺家夫妻俩的和谐和安定,觉得一切差不多都平静了,这才回到永宁。他先找的是他亲哥哥亲姐姐——那两个胆小怕事的,从前总是责骂他没出息,不听话,骂他不该和倪玉玲混在一起,在发现他这个亲弟弟不见了之后,却都听信了倪玉玲的话,竟以为他定是做下了什么惊天大案,才逃得无影无踪。

 为了不被牵连,他俩全都改名换了姓。他找了好一圈,才找到哥哥辛文友——这么巧,他也在永宁,还是一家康复机构有名的心理医师。“你是真聪明啊,不说我失踪了,说我潜逃出境了,你把我哥我姐都糊弄得严严实实,”袁小灿凄然冷笑,“如果我不回来,这一辈子,在我袁家人心中,我大概都是家族的灾星,败类,一只亡命天涯的鼠辈……”“我错了,我错了,阿灿,”倪玉玲紧抓着他的衣袖,腹中疼痛让她面如白纸,头脑也开始恍惚。“我不该那样对你,我错了,你骂得对,我是利欲熏心,我是贪图富贵,我是狠心……”她哭得凄惨,“但我这两年里对你是真心的啊,阿灿,我已经在真心弥补真心悔改了,我给你哥哥姐姐不少钱,我给你,哦不,给我们买了房产,我把那霍深介绍给你姐姐的女儿,我找到了咱们闺女,我一步步地帮她实现愿望,我都在做,这贺家的一切,以后都是我们的,我做的,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啊……”

听到“霍深”二字,霍铛铛整个身体都绷直了——果然,他也是倪玉玲这盘计划中的一颗棋子。“为了我们?”袁小灿冷哼一声,“怎么,我额头上刻着个‘傻’字?可以一辈子被你哄骗?”“你是为了你自己!”他指着倪玉玲冷汗直冒的鼻尖,你做这些,是因为你跟贺宗耀二十年没能生下一儿半女,因为贺宗耀年纪大了越来越重视他儿子了,你有危机了!“你的图谋,别人看不懂,我还不懂?”“你让女儿搞定南家,又让南家的女儿搞定贺宗耀的小子,再让我姐的女儿成为霍深的媳妇,到最后,这三个女娃子都被你控制,南一川的百川,贺氏企业,都被你控制,那霍深还能帮你洗白,是不是?你,就成了最终的王者!”

南凤鸣坐在副驾驶上,面无表情——后面俩人所说的,她绝大部分都知道,不意外,不吃惊。贺磊开着车,和霍铛铛一样,一字不落地听着后排这些话,两个人俱是面色苍白,头皮发麻,一身冷汗。好大一盘棋。好精明的算计。别说贺磊了——霍铛铛大气都不敢出——就连她哥哥这么聪明的人,都差点上了套,相亲不成,就被倪玉玲捉奸在屋,从此落了个把柄给那姓倪的,事业名声都点受累如果那场相亲成了呢?如果和那位相亲的小姐结了婚,对方怀了哥哥的孩子?霍铛铛不由自主地抱紧冰冷的双臂——那时候,就凭这个孩子,倪玉玲是真的可以拿捏住哥哥了。太可怕了。

 贺磊更是惶恐——这一切的初始,真的毫无征兆,他和南凤鸣的认识和交往中,也真的没有任何疑点的,如果他订婚后和南一川沈沫不大走动呢?毕竟,他一直都不喜欢那群做生意的商人的,如果当初沈沫被关在辛文友那家康复中心时,他选择了袖手旁观呢?

 一步踏错,可能就是一生万劫不复。 汽车在黑暗中疾驰,轿厢中只有倪玉玲的呜咽,杭州市私家侦探,袁小灿开口,“行了,快到地方了。”他指路,让贺磊从岔路开进去,沿着一条小道行了几分钟,然后在路边停下,打开车门,按动自己的椅子后退,请倪玉玲下车。

 

返回列表

上一篇:被沾圬后,她发了狠【杭州市私家侦探】

下一篇:杭州侦探调查【离异女15天拿下优质男】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30-0361-2036微信:130-0361-2036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3 杭州智探私家侦探公司 版权所有杭州侦探调查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