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侦探调查服务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30-0361-2036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杭州智探私家侦探公司 > 成功案例 >

杭州侦探调查公司|这种残忍的方式,让她失去做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2-01-08

杭州侦探调查公司|这种残忍的方式,让她失去做母亲的权利卢宵在换衣服的时候,从衣柜里翻出了一条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男士内裤。内裤是穿过的,上面附着着一股奇怪的腥臭味道。卢宵捡出来一看,就在裤裆的地方,明明显显地粘连着一小块干涸已久的白色的污迹那一刻,卢宵不知道自己心里该有个什么情绪。说实话,他有点儿庆幸,当然,还有那么一点儿男人被背叛后的羞耻感,但是更多的,是恐慌。“怎么了?”估计是卢宵在衣柜前呆的时间有些久,柳苗苗在外面等到不耐烦了,她今天花了很久时间化妆收拾,并不想在家里耽搁。

卢宵被柳苗苗的声音惊了一跳,赶忙将手里的脏裤子胡乱塞进衣柜里。他很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等到柳苗苗走近,卢宵脸上的情绪已经转换成了很自然的温和,配上他那无懈可击的皮囊,看起来的确很像是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柳苗苗点点头,她喜欢的就是这副面皮。“既然弄好了,赶紧走吧,你知道我坚持不了太长时间的。”柳苗苗脸上挂着的赞赏表情很快就淹没在冷漠和淡然里面,她撩了撩耳旁的碎发,上前一步挽住了卢宵的胳膊。卢宵显然不大适应她的突然靠近,有一瞬间,他的身体产生了应激式的僵硬和颤抖,杭州侦探调查公司好在这并不是头一回。很快,卢宵就调整好了自己,他温和潇洒的脸上浮现出很是绅士的优雅笑容,而后,他用右手握住柳苗苗伸过来的手,另外一只手揽住了柳苗苗的腰。 
 
                                      
 
 

2

 

隔着昂贵的布料,柳苗苗的腰上传来的类似塑料一样的触感。
 
卢宵知道,那是一张围绕在柳苗苗腰上的成人尿不湿。
 
其实,看似貌美清纯的柳苗苗实际上已经是二婚。
 
柳家在本地算得上是名门望族,生意做得很大,餐饮,教育还有房地产里很多都有着柳家的标识,因此,作为柳家唯一的嫡系女儿,柳苗苗的婚姻可谓是被寄予厚望。
 
可惜,柳苗苗的头婚嫁的人并非良人。
 
根据柳家的父母说,那个男人跟柳家算得上是世交,若是当真论起来,在权势上柳家还要略逊一筹,不过是为着两个孩子有打小的缘分,想着知根知底,再亲上加亲,两家人对这门婚事很是认可。
 
然而,这对看上去天造地设的婚姻,仅仅只维持了不到一年,从柳苗苗怀孕开始,那个男人的劣根性就彻底暴露了。
 
一开始,男人还不过是在外面玩些莺莺燕燕,在有钱人的圈子里这是被默许的。

 

柳苗苗自小的性格偏软,说了男人几回没说动,也就不大管他了,只是一门心思的养胎,打算等孩子生下来,男人自然就成熟了。
 
不过,任是柳苗苗想的好,现实却是不肯好好的如她所愿,到了月份稍大,男人更加混蛋,竟然带了外面的嫩模回家来玩。

 

当时的柳苗苗还在家里,挺着大肚子正好抓着男人赤身裸体地趴在那女人身上驰骋,当场就气的上去打了几下。

 

 
                                      
 
 

3

 

原本以为男人会顾忌着她的身子,毕竟外面的女人玩就玩了,好好认个错,两口子还能相安无事地凑合下去。
 
可料不到男人浑的不得了,竟然对着怀孕的柳苗苗动手。

 

最终,敌不过男人气力的柳苗苗在反复的拉扯退让中从楼梯口那里摔了下去!
 
命是保住了,可惜了一个已然成型的孩子,活生生地从肚子里被摔了出来,血淋淋的就没了气。

 

那以后,柳苗苗的身子受了大伤,不仅摘除了子宫,连同着下半身的好些器官都受了重创,大小便失禁,平常只能依靠着成人尿不湿生活着。
 
当时那个男人听到柳苗苗的情况,二话不说就做了缩头乌龟,把父母推出来抵着,两家人因此闹得数十年的交情毁于一旦,柳家得了好些赔偿,最终以两人离婚,柳家把柳苗苗带回去照顾结束。
 
这些事,在卢宵向柳苗苗求婚时,柳家的人就十分坦诚地跟他谈过了,柳家人的意思,柳苗苗的身体是残破的,不能生孩子,不能进行男女之事,如果卢宵能接受的话,那么,他们也不会嫌弃卢宵家庭贫苦,日后的柳家企业,也定是卢宵来继承。
 
柳家的条件,是卢宵必须照顾柳苗苗一辈子,为了捆绑住卢宵,柳家甚至早早的立好遗嘱,上头白纸黑字,卢宵作为继承人,但是柳苗苗却具有取消他继承人身份的权利。
 
卢宵是害怕柳苗苗的,原先他是怕柳苗苗的眼睛,那双眼睛太亮了,总是让他想起一段很不好的回忆。
 
现在的他,害怕的是柳苗苗一脚又将他踹回贫民窟!
 
                                      
 
 

4

 

卢宵出生的地方是在一片没有开发的城乡结合部,路面上还没有铺上柏油,过一辆稍大的车子便像是来了一场小型的沙尘暴。
 
那里的人多数靠在外做零工养家糊口,文化程度不高,平均收入水平在城市里排在最底下,常年和水泥钢筋打交道的一群人,自己住着的却是泥土和茅草筑起来的屋子。
 
小时候的卢宵很怕夏天,头顶上薄薄的一层稻草和塑料布,根本不足以将疾风骤雨挡在外面,尤其是还有轰隆的雷声,正经响起来简直跟在耳朵边上放鞭炮一模一样,炸的人后脖子都是酸疼的。
 
然而冬天来得时间,倒是不打雷了,卢宵却又添了另外的毛病,他爱生冻疮,脚丫子总是流脓带水的,穿上一双有洞的破袜子,到了晚上就会粘连在皮肉上,撕扯下来痛入心扉。
 
幼年时卢宵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双里头加了毛绒的雪地靴子。
 
可惜他的家里实在是穷,发了疯病的母亲,终年只晓得对着一个泥水坑流着口水傻笑,以及一个瘸了条腿,还断了两只手指的父亲,能保证有口稀饭养着嘴巴已是很大的奢侈了,再想其它的条件,显然不够现实。
 
卢宵书读的少,一来是家里供不起,二来他自己不喜欢,十一二岁的年纪,卢宵的工作是整日跟在个卖盗版碟的屁股后面做托儿,卖碟的人负责在前面跟顾客讲价扯皮,卢宵个子小,挤在旁边挨个掏人家的衣兜。
 
运气好时,一天能掏两三个,分好几百块钱呢!
 
卢宵深以为自己找了好出路,毕竟几百块钱可是他爹一个月的收入,能买好多肉吃!
 
跟着卖碟的混了两年,卢宵不仅仅是赚够了温饱的钱,还在那些包装简陋的盗版光盘里学到了他这个年纪本来不该接触的禁忌知识。
 
                                      
 
 

5

 

男人的天性就是好奇,自打开了新世界大门后,卢宵的心思就转了弯,天天也不跟着卖碟的瞎转悠,而是跟着几个无业的小太妹插科打诨。
 
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说成熟不够,说青涩又太小看了,卢宵很快就勾搭上了其中一个,趁着个停电的晚上,在个黑网吧就把人给办了。
 
卢宵的一通胡来直接导致那姑娘肚子里有了东西,等到她自个儿知道时,娃娃都长齐了手脚,肚皮也鼓了起来。
 
这下可不得了,那姑娘虽说也不是什么正经姑娘,可耐不住家里人要脸找上门来,死活要卢宵给个说法。
 
才十四五的卢宵哪敢给什么说法,偷偷摸摸地溜之大吉,他想着反正爹妈那个样儿,别人不敢往死里为难,索性丢给他们赖掉算完。
 
事实也如卢宵所料,那家人看了情况知道是要不来什么好处,把卢宵家里打砸一通出了气就走了,听说是拉着姑娘去做了流产,选的是个小诊所,姑娘体质弱,手术下来伤着大血管没救过来。
 
卢宵自此就逃远了,再不敢回那片地方。
 
卢宵有时候也自嘲,他年少不懂事,害了人家姑娘,如今他为了过日子,死皮赖脸地贴着个流产坏了身体的女人当小白脸,舔着人家的脚后跟看脸色过日子。
 
柳苗苗的身子是不中用了,干不了夫妻间的事儿,但她偏偏又是个正常女人,想要点男人的滋味。
 
兴致好了叫卢宵搂搂抱抱的说些软和话就罢了,关键是她脾气阴晴不定的,待她疯癫起来,便硬是让卢宵自己握着物件儿表演给她看,还非得卢宵做出一副享受的样子出来,否则就是一通大闹。
 
                                      
 
 

6

 

这两年,柳家的两个老的渐渐退居二线,家族企业里的事多半交给了卢宵打理,钱是再不会缺的,但是,命脉被柳苗苗攥着这事儿,始终让他心里不踏实。
 
何况,现在的柳苗苗似乎有“出轨”的趋势。
 
卢宵有点庆幸,至少现在柳苗苗让他自嗨表演的次数逐渐少了,那种事,即使他是个厚脸皮的浪子,也实在觉得屈辱。
 
也有点儿被戴绿帽子的愤懑,但是,被柳苗苗赶出柳家的恐慌很快将他那点儿额外的情绪给抹杀了。
 
卢宵想,恐怕是时候了……
 
隔了几天,卢宵从青桔路上买回来个巴掌大的玻璃瓶子,小心翼翼安置在卧房里柳苗苗常睡的那一侧。
 
卢宵在很小的时候听过大人们说起过那地方,破破烂烂的一条小街,杭州侦探调查公司两旁都是绿油油的橘树,称着没有完全修缮齐全的烂尾建筑楼,住着的尽是些奇奇怪怪的人物。
 
老一辈的人大多很忌讳那里,只说是有大事儿了可以去求一求试试缘分。

 

卢宵原以为真是,结果去了一次才知道,不过是一群有点儿手段的生意人,打着神仙的招牌收高价而已。
 
卢宵深看不起,却又不得不去寻求帮助,他不能让柳苗苗厌弃他之后再可怜巴巴的摇尾乞怜,这一回,他想主动出手。
 
瓶子里是一只黑漆漆的小蛊虫,那个穿着黑色苗族绣花长裙的女孩子不过十八九岁,笑容甜的很,脸上没带着半分俗世风情。

 

卢宵想,等到这蛊虫杀死柳苗苗之后,他不介意去追一把那女孩子。
 
那时,他可以随意地大把砸钱,他就不信会有女孩子不心动。

 

 
                                      
 
 

7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失,三天,五天,七天,半个月……
 
柳苗苗的身体并没有出现意料当中的暴病,反而精神气越发充足,就在昨天,杭州侦探调查公司她竟然还独自去参加了一场下午茶会,并且回来的时候,身上没有带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排泄物的气味。
 
早知道,柳苗苗的排泄器官早就损坏了,能撑住一个小时干净就很是不容易,何况是一场漫长的下午茶。
 
卢宵气惨,他之前打算的就是借着蛊虫弄死柳苗苗,做成暴毙的模样,到时候柳家那边有了交代,顺理成章地继承这偌大家业。
 
但反观此刻,柳苗苗的情况甚至可以称得上正在好转!
 
卢宵觉得自己被骗了,同时,他察觉到柳苗苗有了抛弃他的念头,他开始极力地讨好柳苗苗,但柳苗苗并不打算给他机会。
 
柳苗苗说,她已经厌恶了他的皮囊了。
 
的确,卢宵在短短的半个月,仿佛被某种东西抽干了精血,他的皮肤在干枯,身体在佝偻,两只眼睛出现了厚厚的白翳,视力下降的厉害,并且,他的那根东西,会不定时地喷出暗红色的鲜血……
 
杭州侦探调查公司卢宵想起了那只蛊虫。
返回列表

上一篇:杭州婚外情调查|林生斌事件后,我的婚事黄了

下一篇:杭州侦探社 |我做了一件事后,二胎女儿她竟抢着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30-0361-2036微信:130-0361-2036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3 杭州智探私家侦探公司 版权所有杭州侦探调查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