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侦探调查服务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30-0361-2036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杭州智探私家侦探公司 > 成功案例 >

我的闺蜜是绿茶【杭州侦探社】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2-04-23

我的闺蜜是绿茶【杭州侦探社】 一周前,我深夜接到闺蜜若柳的电话,哭着让我去她家楼下接她。挂了电话,我心急火燎地拉了老公一起,去了若柳住的小区。见到若柳,我简直不敢相信。她没穿衣服,连裤子都没有,就那么赤身裸体的蜷缩在小区的绿化带里,身上一块青一块紫的,哭得全身都在抖,手里紧紧捏着手机。我愣神的功夫,我老公倒是比我反应快,大步向前走进绿化带把若柳抱了起来。看我没反应,又气又急地对着我吼,让我快点脱了外套挡住若柳的关键部位。当时我脑子都是懵的,家暴这种事情,不都是新闻里面才有的吗?我赶紧脱了外套盖在若柳身上,和老公一起把她带回了我家。若柳是我大学同学,江南妹子,人美肤白大长腿,上大学那会儿是很多男同学的梦中情人。
大学毕业后,我和若柳一起投简历面试,进了相同的单位。她不是本地人,在这座城市里,能投靠的人也只有我。等到若柳洗澡出来,我已经给若柳准备好了客房。若柳穿着我的睡衣,一双眼睛哭的通红。在我的追问下,她才吐露,她老公有个恶习,喝多了就喜欢强着她索要。这原本没什么特别的,本就是夫妻,恩爱点挺好,只是她的老公与众不同,只要喝醉酒就要逼着若柳陪他玩花样。若柳自己说,每次被她老公逼着来一回,她都遍体鳞伤,好几天下不来床。若柳大学毕业之后嫁了个做生意的,跟我这样苦哈哈还着房贷,每天赶公交车的人不一样。她早早就开上奥迪TT,住进了高档小区。外人看,都觉得她日子过的好。
我有些自责,别人怎么看就罢了,我作为若柳最好的朋友,却一点都没发现,这种事情竟然被她死死瞒了两年,我心里有些愧疚。“你早就该跟我说了,你在这也没个娘家人,我就算是帮不上你的忙,给你出出主意也行啊。”若柳说这是家丑,她不向外扬。要不是今晚他老公又带了一个女人回来,要三个人一起做那事,她还是不会跑出来求助。我听到这情况,当即气的七窍生烟。“这也太欺负人了!不就是有两个臭钱么!那也不能这么糟践人啊!”若柳只是哭,我知道这时候说什么她都不会听进去,就让她先休息。从客房出来关上门,章皓开口就问:“你打算拿她怎么处理?”我还处在义愤填膺,替若柳委屈难过的情绪中:“不能让她回去!他那个老公,简直不是人!”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好跟章皓说,怎么启齿啊,但是让若柳回去面对这样的老公,我是一万个不同意的。最好是能离婚!跟她老公这种人渣还过什么日子!
说完好半天章皓都没说话,我原本的气愤消下去一点,这才想起,我家这房子,其实就丁点大,平时是我们俩的小窝。现在多一个人住进来,多少会有些不方便,尤其住进来的还是个女人,带来的不便其实对章皓更多些。想到这个,我伸手抱住章皓的脖子,有些撒娇地说:“我知道你喜欢咱们俩过甜蜜生活,可是若柳她那么可怜,咱们总不好见死不救啊。老公你心地那么善良,绝对能体谅的是吧?”章皓伸手把我从他身上推下来,皱着眉头说:“人家防着老公跟别的女人还来不及,偏你没心没肺。”我傻笑,“我老公多好呀,我不担心。”“你别后悔就行。”什么话,我握拳。“当然不后悔,为了朋友,我两肋插刀。”“有病!”章皓冷笑。我暗怪他冷血,朋友可不就是在危难时挺身而出的。章皓自己没朋友,不懂革命情感!我为若柳操碎了心,怕她心情不好,怕她不吃不喝,还怕她想不开,真是比老妈子还细心照顾。
为此章皓常不满:“你要是能这么照顾我,我就烧高香了。”男人吃醋真可爱,我笑眯眯的:“我要不是这幅女汉子样,你能喜欢我?”话没说错,当初章皓跟我表白的时候,口口声声说他喜欢我这样大大咧咧的女生,不喜欢那种勾心斗角,心计深的。“原来觉得挺好,现在觉得讨厌,你就没个女人样儿。”他最近常冷言冷语。我翻白眼,夫妻可不就是这样。追求表白的时候,说最喜欢你的小脾气,时间久了,说最受不了你的脾气。情浓火热的时候,说就喜欢你身材惹火衣着大胆,结婚之后,就说你内心放荡,思想淫乱。说白了,不过就是日子过久了,嫌弃了。叹口气,我说:“所以朋友比老公靠谱的多!”
若柳在我的悉心照料下已经恢复很多,开始上班。女人心情低落的事情,购物欲会直线上升,她现在最大的生活乐趣就是买买买。先开始呢,若柳是给自己买,化妆品、生活用品、衣服、鞋子,她什么都没拿就出了家门,虽说我的衣服她都能穿,可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买完了自己的衣服,若柳又开始拉着我给章皓买,批评我不会照顾老公,说男人在外闯荡要穿的用的体面。“你看这件衣服章皓会不会喜欢?”我嘻嘻哈哈的,有人愿意给章皓买衣服,还买的都是好牌子的衣服,我求之不得,这省了多少钱啊。跟着若柳一起看,顺便吐槽章皓:“他穿这种西装根本穿不出样子,你看这模特,这肌肉,这线条,章皓哪有,他只要不像那些男人中年发福我就烧高香了!”“你别胡说。”若柳反驳:“章皓身材挺好的,看看咱们那些大学男同学,你就身在福中不知福吧!”我偷笑,心里有点甜。这种跟闺蜜偷偷抱怨,然后被反驳后又沾沾自喜的心情太隐秘,想想章皓脱了衣服的样子,我脸红了下,身材是挺好哒。哈哈。“你跟章皓都结婚两年了,该要孩子了吧?”若柳问我。这话题近一年来,我已经被人问的耳朵起茧子,心里也懊恼,嘟着嘴跟若柳抱怨:“我是很想生的呀,章皓非说我自己都是孩子,不想要。”
“也对,你就是太不稳重了。”“你怎么跟章皓说的一模一样,你是他肚子里蛔虫吗?”我开玩笑,不想再继续孩子的话题。总觉得若柳现在的情况,说这个不好。若柳却没有避讳,笑着说:“章皓是真疼你,要不然,哪里会考虑这么多。”“他现在可烦我了。”杭州侦探这话说的挺口是心非。“你就身在福中不知福吧!”下班我跟若柳一起回家,我心不在焉的走路,想着怎么说服章皓要个孩子的问题。突然听到若柳的尖叫声,急忙扭头看她。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根本没有给我反应的机会。若柳的老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出来,我看过去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若柳被他推向路边停靠的车上,脑袋撞出重重的声响。疯了!我跟若柳离的近,我下意识的就要护住若柳。若柳老公显然喝多了,根本没有神志,抬脚就踹上我的肚子。我疼的头晕眼花,若柳这时反应过来,抓在我后背的衣服,用我躲着她老公。我只觉得四面八方的拳脚向我招呼过来,疼的只能抱住脑袋尖叫。路人拉架的拉架,报警的报警,很快我跟若柳就都被送进了医院。若柳被怀疑有点脑震荡,要留院观察四十八小时。我可就惨了,浑身大伤小伤无数,单是肚子上那一脚,医生就说有可能伤了子宫,让我留院做全身检查。若柳的老公被警察带走,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疼的求护士,“能不能给我打个止疼针啊?”是真的忍受不了。护士看我可怜,叹气说:“现在止疼药物管控的严,我去问问医生。”
说完她又嘀咕:“同样是受伤的,这有人疼跟没人疼差别真大。”我没听清楚:“你说什么?”“就是跟你一起住进来的那个姑娘呀,人家那个老公多体贴,胃寒问暖的。”我傻了:“你说若柳?跟谁?”护士没再出声。可是我却平静不下来,满心的愤怒,床头打架床尾和的道理我懂,可是我这身上还疼着呢,若柳就跟她老公和好,是不是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忍着疼痛,我下床出了病房。若柳的病房就在我隔壁,门口为着不少护士,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我靠着墙挪过去,听到有人说:“亲上了,亲上了,啧啧,真肉麻。”“就是,看这架势是要上演活春宫了。”医院病房的门上都有玻璃,我凑过去也往里看。居然.......居然是章皓!跟若柳吻的难舍难分,半边身子都压在若柳身上的人,是章皓!我太震惊了,连声音都发不出。护士们发现我,大概是不好意思,都纷纷走了。原本有些热闹的走廊,瞬间安静下来。
我推开门,想冲进去。谁知脚抬起来就听到若柳的哭诉声:“章皓......”若柳大哭着:“现在我该怎么办?我害怕,他会杀了我的!”“别怕!往后我不会让任何人再来伤害你!”这样强势的维护,章皓很少在我面前流露,我这性格,也做不到像若柳一样哭着哀求。若柳仰着头,满眼崇拜的看着章皓,近乎膜拜的说:“章皓,你可真好。”这一幕看在眼里简直辣眼睛,章皓脸上明显的成就感令我有种冷水浇头的感觉,那是章皓从未在我面前路出的表情,仿佛他就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威武刚强。是不是男人心理都有这样的一个角落,盼望着能被别人看成救世主,满心的仰慕。我一下子就心如死灰,性格刚强的我,并没有给过章皓这样的机会。我做不到的事情,若柳做到了。
我看不到章皓的另一面,若柳看到了。若柳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的扑进章皓怀里,章皓双手抱住若柳的身体,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两人不管不顾的拥吻,章皓的手似安慰般轻拂着若柳的身体,一声声的叫着若柳的名字。他们旁若无人的亲密,我脑海里不停回响着刚才护士的那句话,‘看这架势是要上演活春宫了’,就那么的情难自禁么?哪怕这里是医院都顾不得!这声音就像是魔咒,震撼着我的身体,疼,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七筋八脉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愤怒,我气疯了。强忍着疼痛继续往前挪,想要阻止他们,想要怒斥他们。可是来不及,身体不给我这样的机会。我喉咙泛甜,眼前发黑,双腿软软的撑不住自己,意识都开始模糊。醒来是在自己的病房,睁开眼,我找着章皓想要看看他的表情,昏过去前,我很想问问章皓,如果若柳是你的女人,那我又是什么?可谁知,睁眼看到的,却是我妈妈,还有我婆婆。
她们都担忧地看着我,见我醒了,急忙问:“岚岚啊,你怎么样?身上哪里不舒服?”我嗓子哑着问:“章皓呢?”婆婆噢噢了两声:“外头呢,妈去给你叫,妈去给你叫啊!”婆婆出去后,我妈扶着我坐起来,看我疼的样子,心疼的直骂:“你自己也是女孩子家,充什么英雄好汉,为救别人弄成这样,你值不值当?”我不说话,只盯着门口。章皓很快就进来了,他的衣服有些凌乱,甚至胸口衬衣纽扣解开的地方,还有一处清楚的吻痕。草莓红艳艳的,像是我心头滴下的血。尽管已经知道事实,可看到这样的他,我还是忍不住悲愤。当初是他说喜欢我的个性的,如今这样跟我的好朋友出轨,又算什么!被老公跟最好闺蜜同时背叛的伤心压垮了我,我急需一个出口,要不然我就要憋死了。我不管不顾,出手使足了全身的力气对着他打过去。“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嘶吼着,近乎绝望。最后我被我妈拉住,死死地按在床上。整个胸腔都像是要炸了,闷的喘不上气来。
我直掉眼泪,这幅伤痛欲绝的模样,我妈也是心疼,面对被我撕打过的章皓,还有章皓她妈,替我打圆场说:“岚岚被我宠坏了,身体不舒服就爱发脾气。”婆婆脸色不好看,紧抿着唇。还是章皓开口说:“妈,你们先去楼下转转吧,我跟岚岚谈谈。”看我们这样,两个老人不好劝,只能先离开,走的时候再三交待,不能动手动脚,怕我又打章皓。病房里只剩下我跟章皓两个人,我紧盯着他的眼,问他:“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原本的惊怒退去,我只觉得全身无力,瘫软的靠在病床上,脑中不断盘旋的都是这个问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章皓背叛了我们的婚姻,若柳背叛了我们的友情。章皓刚才被打,头发有些乱,说起话来带着未散的怒气。“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你让我照顾她,多陪她!我根本不会对她动恻隐之心,弄成现在这样,全都是你的错!”这可真是,神奇的三观!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近乎疯魔了的低吼:“我要你照顾她,就是把她往床上照顾吗?”“我这......这不是,没把持住么!你让个男人天天面对一个楚楚可怜的女人,能坐怀不乱的,那是神,不是人!”他越说越理直气壮。我呼哧呼哧地喘气,已经气的话都说不出。从没发现,章皓竟然还有这样的口才,能颠倒黑白!惊天动地的咳嗽,我满口的腥甜,竟然咳出了血。章皓大惊,给我倒了杯温水,喂到我嘴边,一下下的拍着我的背给我顺气。“你打也打了,闹也闹了,还想怎么样?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的气性这么大!为了这么个小事,难道你还没闹够?这事情就是说破大天去,我也不过就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你自己心眼小,还有理了!”他说的太理所当然,我全身都在抖,恨不能手撕了他!我恨恨的瞪着他,后槽牙咬的咯吱咯吱响。大概是我的狰狞吓到了他,章皓软下声音来说:“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么?我跟你道歉,往后这件事情翻篇儿啊。跟若柳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这样子让她看到了又要多想,医生说,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心情愉悦。”
怪异地勾唇,简直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讽刺的笑话。我的老公跟闺蜜联合起来背叛了我,现在老公却告诉我,他的出轨都是我的错,我不仅不能哭不能闹,甚至为了闺蜜的心情考虑,连表情都不能表现出愤怒来。“让她滚!滚!”比起章皓,我对若柳的恨意一点不少!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怎么能这样伤害我?听到我说这个,章皓当即跳起来反对。“你让她去哪儿?她那样可怜,老公对她又坏,除了我们,谁还能救她!这事没得商量,往后若柳还得继续住家里!”“不!可!能!”我无法想像继续跟若柳共处一室的场景,难道要让我在自己家里看着他们卿卿我我?绝不行,我绝不妥协。“这个家里,有我没她!否者,我宁可离婚!”谁知我这话出口,章皓跟被针扎了一样,伸手就捏住了我的下颌。他的脸慢慢的靠近我,眼中满是让我恐惧的森然。
我第一次看到章皓这样,来自灵魂深处的狠戾,他一字一顿的说:“林岚,有些词你最好永远不要说出口,代价不是你能承受的!”说完他摇了摇我的脸,泪水随着他的动作滴落。从不知道,我心中老实憨厚的丈夫,会有这样的一面,我望着他出神,满眼的陌生。恰此时,响起敲门声。“谁?”章皓问。“是妈。”是章皓的妈妈。章皓放开我,拍拍我的脸,不轻,发出啪啪的声响。“给我收起你的眼泪,要是让我妈知道这事......我不会放过你!”我呆呆的。章皓亲自去开了门,谁知门打开,站在门前的却是若柳。没给章皓时间反应,若柳推开章皓就奔了进来,半蹲半跪地趴在我的病床边大哭道:“岚岚,你别生我的气。我当时就是吓傻了,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一定会挡在你前面不让那畜生伤你的。”此时看到若柳,我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情意,扭头不理她。我妈还有婆婆就在若柳身后,看到若柳这样痛苦哀求,当然要劝。谁知若柳根本不听劝,也不站起来,反而变本加厉地说:“你要是真要怪,那就全部怪我吧,是我命不好,嫁了个那样的畜生。岚岚,我求求你别为了这事情跟章皓了,他那么好的一个人,我要是能有这样好的老公,做梦都会笑醒的!”我心中刺痛,推着若柳向我扑过来的身体:“你滚!你给我滚出去!”碍着妈妈婆婆在场,我说不出更多的实情,到底不想让老人跟着担心,可是此时若柳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让我无法忍受。
谁知我这个样子,在妈妈婆婆眼里倒成了我的不是。婆婆原本就脸色不好,这时候开腔语气更是恶劣。“岚岚,不是妈说你,既然你朋友都跟你道歉了,就不要再这样咄咄逼人,得理不饶的,谁都不容易。”我气得顾不得许多,开口说:“妈,你不知道她跟章皓......”若柳哇的一声哭起来,歇斯底里的吼:“岚岚,你这是要逼死我吗?章皓人好,劝了我两句,你就看不过眼了。你已经这样幸福了,难道分一点点给我,就那么难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这样疯了似的闹起来,大家自然顾不上我。章皓首当其冲的将若柳控制住,抱在怀里,就在我的眼前,他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偏婆婆对这样的场面不仅没有制止,反而扭头过来控诉我。“看看,看看!真是造孽,我儿子怎么就娶了你这样心狠的媳妇!”我肝胆俱裂,满腹的委屈说不出,憋屈的想死。眼睁睁看着章皓横抱起若柳离我而去,婆婆跟在身后小心照顾,我终究是再也忍不住,扭头扑进亲妈的怀里,哭了出来。真的想不通。明明我只是好心收留若柳,为什么最后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们都说是我的错!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哭的不能自抑,这种时候再多的眼泪都不能让我的心情有一丝缓解,只觉得像是被石头压住了,整个人都动弹不得。“岚岚啊,别哭,别哭,你哭的妈的心都碎了。”我妈劝着我,声音已然带上了哭腔。我原本是不想让妈妈跟着操心的,可是到了这会儿哪里还能在乎那么许多,我愤恨地跟她说:“妈妈,你相信我。他们是真的,真的.......不要脸!他们.....他们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哪里对不起章皓还有若柳了,他们竟然这样联合起来伤害我。
太难受了,难受的想要远离,再也不想见到他们。“妈妈,我想离婚!“在长辈面前说出这样的决定需要勇气,我说完自己都有些怕,怕会让我妈心疼难过。我小心的看着她,我妈却比我想象中的要镇定的多。她拍拍我的后背,用一种带着人世沧桑的语气跟我说:“岚岚啊,女人一辈子最大的本事就是守住自己的家。你难道想要将自己的一切都拱手让人?你真的甘心吗?”我被她说的愣住。仔细一想。当然不甘心!章皓再不好,那也是我老公。还有我的家,虽并不怎么大,但也是我跟章皓拼了这么几年挣来的全部积蓄买的,家里每一处我都爱在心里。只要一想到,往后这一切都会属于若柳,她会在我的家里抱着我的老公笑的甜蜜,我就咬牙切齿,我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看我的表情,我妈就明白我的心思。知女莫若母。我妈再接再厉说:“你从小就不是轻易认输的孩子,难道现在,你就要认输?妈妈从小是怎么教你的!”我没爸爸,从小跟我妈相依为命,两个女人过日子诸多不易,所以心中要强是我们母女的共性。认输?那是我的人生字典里绝不可能出现的词。这场婚姻保卫战,我不会输给若柳的!到此时,我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细心想了想,然后打电话给派出所,说我愿意跟若柳的老公和解,让警察带着人来家里谈细节。这不合规矩,可谁叫我是受害者呢,自然有立场谈条件。我妈看我已经彻底冷静下来,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做得对,岚岚,听妈的话,自己的家,寸步都不能让!”打完电话,我调整了一下心态。然后让我妈扶着下了床,再一次的往若柳的病房去。走廊上医生、护士看我的眼神都透着怪异,刚才那么一场大闹,背后议论的人自然不少。我强忍住难堪,到了若柳的病房门口。若柳还在哭诉:“要是岚岚不收留我怎么办?我到了如今,真的是走投无路了,章皓,没了你,我就只有死了。”我冷笑,一个把男人当生命的女人,章皓能不怜惜她么。不过她这样的把戏很快就要被我粉碎了,我推开了门,看着屋里惊讶望过来的三个人,笑起来,“章皓,咱们回家吧!”
无视章皓的不可置信,若柳的探究怀疑,我坚定的要回家!我这样的决定,自然得到了婆婆的大力支持。老人家都讲究个‘家丑不可外扬’,虽说具体的情况,婆婆并不清楚,可是在医院里被人指指点点,谁也不舒服。最终章皓只能选择回家。若柳自然要跟着。今天情况特殊,我妈还有婆婆都跟着我们一起回了家。我们才进家门不久,警察就带着若柳的老公上门来。若柳看到自己老公,吓得身体都站不直。听警察说是我打电话要求和解,眼泪就又扑簌簌的往下掉:“岚岚,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吗?”她的指控我并不反驳。平心静气地说:“若柳,我这也是为了你好,终究是夫妻,难道你还能躲一辈子不成?咱们女人好好过日子才是正理。”这话的的确确是万精油,放在哪里都是说得通的。
我妈当然支持我,拉着我婆婆劝着:“人家夫妻的事情,咱们这些外人怎么好插手呢。岚岚就是年纪轻,经验少,不会处理。亲家,你往后可得多教教她。”婆婆原本在我坚持回家的时候就已经气消了不少,这时候听我妈一说,当然是点头如捣蒜的。她心疼儿子,我跟章皓放在一起,婆婆当然偏心章皓。可是我跟若柳放在一起,无论如何,她都会偏袒我的。“说的就是。”婆婆上前劝着若柳:“你听阿姨的话,夫妻哪有过不去的坎呢。你乖乖的跟着你男人回去,往后就有了真的依靠。”当妈的都有私心,章皓他妈还真怕这若柳从此赖上她儿子。我才不管若柳心里的想法,是她不顾我们的友谊在先,我再傻也不会给别人做嫁衣。至于和解,那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能算了的我拿出我的诊断结果,多处皮下组织损伤,对子宫也有影响。对女人来说,这子宫可是万万伤不得的,所以当我提出要若柳的老公付我一笔治疗费的时候。几乎是所有人都同意,尤其是我婆婆,我的肚子可直接关系着她的孙子,言辞激烈的对着若柳的老公大骂。若柳的老公是生意人,人很油滑,这时候酒醒了,处理事情起来很有一套。不仅大方的给了我一大笔医疗费,话还说的特别的顺耳:“今天当着长辈还有警察的面,我郑重道歉,酒后失态全是我的错。就算是经济不好压力大,我也不该这样,往后我保证绝不再犯。”然后他‘扑通’一下跪在若柳面前:“老婆,往后我一定改,求你跟我回家吧。”事情到这里,所有人都皆大欢喜。警察松口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的结果,他们特别满意。送走了警察,婆婆妈妈就开始动起来,说是要给我炖些补身体的汤,主要还是怕我真的留下什么后遗症。若柳当然是要跟着她老公回家去的。心里不情不愿,若柳说要收拾好了衣服再走,这些日子她是买了不少东西放在这里的。可谁知她老公站直了身子,伸手就掐住若柳的后脖子。脸上虽然还是带着笑,杭州侦探可是怎么看怎么扭曲。
返回列表

上一篇:杭州侦探社大多数人的{观念}里越轨婚姻最终的底

下一篇:杭州侦探社【人和人】之间_要双向奔赴才有意义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百富时代中心1懂17楼 电话:130-0361-2036微信:130-0361-2036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3 杭州智探私家侦探公司 版权所有杭州侦探调查公司